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思郁 > 中国语境中的哈耶克

中国语境中的哈耶克

在中国,哈耶克的影响显得十分吊诡。哈耶克对国内学界影响最大的,不是作为经济学家的哈耶克,而是身为自由思想家的哈耶克。中国的意识形态属性上,天然倾向于国家控制市场的凯恩斯主义,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,市场经济勃兴,也是在国家的宏观调控之下,中国的那只看不见的手,从未真正放开过——哈耶克的自由市场理论在中国反而缺乏真正的市场。但幸好,哈耶克不是凯恩斯,他并不是那种单纯的经济学家,他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学术转向,从经济学转向政治与法律领域的研究,反而为他的思想进入中国学界提供了另外一种途径。

秋风的《漫说哈耶克》算是对哈耶克的思想传播作了一个简单的梳理与总结。虽说其中收录的文章都是关于经济学的散篇断章,但是按照涉题的关注程度,从哈耶克的思想渊源入手,寻找他的思想形成的轨迹,同时还不忘整理他在国内传播与影响。这本文集大部分的篇章都是简略而浅显的观念概述——可以作为了解哈耶克思想、奥地利学派及其争议的入门读物,本书最有价值的部分是最后一部分“哈耶克与中国”,从中至少可以以管窥豹,略加了解哈耶克在国内学界的接受情况。

当然,这样说不是贬低这些很通俗的文章,事实上,在一种思想被广泛接受之前,我们都要从这种简化而通俗的观念入手,从普及常识开始。哈耶克在1944完成了《通往奴役之路》,稍后的美国版出了一本摘编本,发表在美国1945年4月号的《读者文摘》上,只有二十页。正是借助于大众媒体的广泛受众面,哈耶克的思想得到了迅速而有效的传播。哈耶克相信,在思想观念的斗争中,起到决定作用的是知识分子和有知识的中产阶级,因此很有必要在大学、媒体上用观念击败错误的观念,用这种宣传说服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,所以哈耶克甘愿做“观念的二传手”,对观念作出通俗的解释,让大众接受。只有经过这样观念的普及阶段,具备了接受更为复杂观念的基础,大众才能更好地理解与接受新的观念,哈耶克的《通往奴役之路》成为了他最为畅销的作品,无形中为大众更加深入了解他的思想做好了铺垫。某种程度上,秋风的这些文章,对哈耶克思想在国内的传播也具备了这样的作用。

最早知道秋风与哈耶克的关系,是因为他翻译的那本阿兰·艾伯斯坦的《哈耶克传》,那本传记清晰而易懂,在叙述传主生平之余,更重点交代了他的思想发展历程,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这位思想家的不同视角。了解一位思想家的最好方式就是译介有关他的作品,除了秋风的翻译,我们熟知的刚去世不久的邓正来,也是从翻译哈耶克的《自由秩序原理》(即《自由宪章》)开始,逐渐形成和发展了自己的思想体系。哈耶克思想虽然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已经有不少学者注意到,但是囿于当时的环境,并未形成气候。直到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,各种人文思潮一股脑的进入中国,再加上哈耶克1974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,在这种较为轻松的环境下,哈耶克的一系列著作才得以见天日,最早的一本《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》被收录到了“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著作”丛书,1989年3月出版。稍后的九十年代里,哈耶克的一系列著作逐渐形成了一种规模,影响力日益增加,尤其是随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“西方现代思想丛书”中陆续引介出版了他的《通往奴役之路》、《致命的自负》和《自由宪章》后,哈耶克已经成为了自由主义思想的大宗师——秋风在书中表达过同样的意思,“哈耶克是我的精神偶像”。他在《哈耶克如何进入中国的》一文中提到,如果说八十年代对中国影响最大的西方思想人物是萨特、弗洛伊德,那么,九十年代影响最大的就是哈耶克,“这种变化与中国知识分子自身问题意识有关:八十年代是在精神荒芜了数十年后寻求心灵的技术,而九十年代所面临的则是制度转型问题”。所谓制度转型,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过渡使然,逐渐的放开市场,而且从意识形态的归属上寻求理论的支持,哈耶克的思想恰逢其时地提供了天然的理论凭借。但是,稍后很多人都意识到他们高兴的太早了,这种放开其实是有限度的,根本不是哈耶克式的,骨子里还是凯恩斯式的放手。这样的经济转型,多少有些反讽。

也正是考虑到哈耶克在中国学界中的尴尬地位,我们更多地是从自由主义的理论滋养上给哈耶克定位的。在中国学界,哈耶克与他的老朋友波普尔一样,首先是一位政治哲学家,他们最大的价值是对计划经济的批评,对社会主义的质疑,对自由与个人价值的坚守,而不是他的经济学背景。秋风在《经济学家可信吗?》一文中,对这种看似不务正业的经济学家的跨领域研究进行了这样的解释:伟大的经济学家,比如斯密、哈耶克、布坎南等,其实都是政治经济学家,“他们对于有利于市场发展的制度性框架——包括宪政、法治、个人自由等等——的关注,超过了对于控制经济过程本身的专业之关注。归根结底,他们的经济学,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对个人自由提供了一个经济学的论证……经济学家所能做的主要事情,就是在经济事务领域中设计出限制政府权力的制度,从而让个体获得更大的自由,因为伟大的经济学家都知道一个最简单的真理:推动市场的真正力量,是自由的个人。”

这是《漫说哈耶克》这本文集中最让我认同的一段话,胜过千言万语。所以说,所有伟大的经济学家都是业余的,因为他们有比关心经济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那就是关心个体,关心人的存在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哈耶克的自由主义思想比他的经济学理论重要得多。

思郁

2013-8-28书

书名:漫说哈耶克

作者:秋风著

出版:中信出版社

日期:2013年7月第一版

定价:42.00元

推荐 27